看工业设计怎么拯救坚果智能投影仪

很多创业公司的转机都是从一个雪中送炭的投资人开始的,不过坚果经历的不太相同。作为2011年创业的一家智能硬件公司,坚果创始人胡震宇在濒临破产之际,通过私人关系找到陈兴博,提出了智能投影机设计需求,却被告知需要为设计支付50到100万元(陈兴博补充说道,其实并没有这个市场价,主要是不想做私单,白天在公司工作,晚上回家还要加班。而且私单也都是公司客户介绍来的,把公司获取的资源变成自己盈利的途径,这违背了陈兴博的为人准则,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婉转的拒绝胡震宇)。不过没想到胡震宇更直接,没钱(陈兴博说当时我就惊呆了,没有钱你还这么理直气壮),如果你不设计,我的公司就死了。你设计,我就能活。听到这番直白的表述,陈兴博说瞬间自己责任感爆棚,作为一个设计师,如果能拯救一个企业于水火之中这是非常荣幸的一件事,也是个人价值最大化的时候(因为通常设计师的工作是锦上添花,很少能够有机会做到雪中送炭的)。为了更形象表述两位创始人的性格特征,以下摘选一小段对话。

老胡:你有多大的把握能做好?(画外音:公司的希望就靠你了)
陈兴博:百分百。
老胡:你也不谦虚点。
陈兴博:我已经打五折了,百分之两百也是谦虚。一天之后答复你。

在这一天的功夫,陈兴博研究了投影行业。用他的话说,如果其他某些行业有大师级的设计师(比如建筑领域)真比不了,投影行业太容易挑战了。困难在于突破自己,而不是超过某个竞争对手的设计。为什么坚果设计可以做到让人眼前一亮?陈兴博说,我天天折磨老胡,这种设计行不行?如果说不行,要么你(老胡)走,要么我(陈)走,创始人团队走一个公司就倒闭。正是通过这种不断的磨合过程,最后做产品技术出身的老胡向设计出身的陈兴博妥协了,然后就诞生了颠覆投影机行业工业设计的圆形坚果G1。也是因为G1,火乐科技获得由达晨创投、IDG资本、StarVC联投的6000万元人民币救命钱,坚果,活下来了。

在IT硬件领域,坚果智能影院有陈兴博、锤子手机有李剑叶担任主创设计师,而这样的人在中国凤毛麟角,为什么?陈兴博说,因为大家都转行了,做平面设计,做装修了,只有极少数在坚持做工业设计(被大公司收编麾下)。嘉兰图(是唯一一家独揽Red Dot至尊奖、IF金奖、IDEA设计奖等国际顶级设计大奖的本土设计机构,创建于2000年,总部基地位于深圳)时期,陈兴博有十几年的专业设计经验,拿了无数国内外设计大奖,已经做到老板之下,但月薪依然只有一两万。去坚果之前,陈兴博做的一个项目甚至拿不到完整的一个月工资。为什么会这样?因为中国工业设计公司也很苦,一个需求5万,一个8万,一个10万,都是设计师一个一个熬夜加班做出来的。结果客户说我又有一个想法,全改了。一句话总结,中国工业设计师都过着非常苦逼的人生。

尽管设计师的生存环境如此艰辛,但陈兴博说自己坚信厚积薄发。用他的话说,35岁以前,挣钱跟我没关系,只要够吃喝,够生活下去就行。买服饰不一定要LV(主要LV太土,穿自己设计的鞋,你们都买不到)。我有我的乐趣,一种设计师能产生共鸣的自high模式。当然很多人有不同的想法:开设计公司,让别人加班创造剩余价值,而没有人去关注设计怎么能做下去,怎么能提高自己的设计能力。
陈兴博说,在中国我这样的人被称作顶尖级工业设计大师、资深设计师,而出国之后,入门级都达不到(此处可理解为自谦)。国外70多岁的设计师比比皆是,从业经历会有四五十年之久,他们把设计当做一种信仰,一种毕生的追求,会不停投入精力去钻研。而反观国内,太需要营造一种尊重专业、尊重设计师的环境,这样才能让设计师们能够心无杂念,安心去做设计。

设计师的发展之路在何方?毕竟作为设计师并非人人都有机会像陈兴博做到CEO。陈兴博说,T型人才是有未来的设计师。简单来说,横向是知识的广度,竖向是专业知识的深度,纵横结合才是一个设计师的知识维度。知识的深度会让人看到哲学理论基础(例如春夏秋冬四季更替的规律,春天过去一定是夏天,不能是秋天),领悟到自然规律才能理解设计师该去做什么。设计本身是有规律的,为什么有的时候我们会认为设计作品不行?这是基于多年经验的一种判断(简单来说,作为设计师最开始也不知道什么是对的,只知道什么是不对,随着经验的积累,最后就会形成一套评判标准)。以坚果投影机为例,陈兴博说我们设计团队经常头脑风暴,思考中国人做设计应该做成什么样?因为目前为止外国人设计的投影机都是方形,中国人应该怎么做?

当然如果专业技术很深,只会做设计其他啥也不会的设计师也会死的很惨。因为没有办法从其他方面摄取灵感和元素,他们只能看看,抄抄,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会有山寨的原因(例如当下千篇一律的苹果风智能手机)。陈兴博说,坚果的产品是不会出现类似的问题,一旦有相似的产品原型,我们会主动否掉设计方案。坚果设计出来的产品一定是以前没见过,没办法想象,出其不意无法预料到的,我们不要可预见性的。

被问及设计与技术如何平衡?陈兴博依然以苹果为例。苹果总部设计是副总裁级别的,技术研发是在其之下,这种组织架构已经说明了一切,苹果在产品中始终坚持设计先行。如果一家制造企业把技术拔高,设计放低,即便给设计再多的自由度:开放办公环境,充足的资金和物料支持,但因为层级不高,设计师没有话语权左右不了产品的命运。国内的企业,大多是代工厂转型(早年以加工国外的产品为主业),如今注册品牌后开始找设计公司设计产品。产品设计全部由老板拍板,按照老板喜好而来,设计师的专业能力得不到尊重和认可。所以,目前中国很多企业的产品设计主要问题不在设计师。

陈兴博也承认,坚果产品能设计好,跟自己CEO职位有很大关系。以往在中国的企业内部,设计师是在设计总监下,设计总监是在研发总监下面。研发总监是研究电路板、技术的,他很自然会以技术视角考虑问题,于是设计师的设计图被工程师否定这种现象非常普遍。在坚果,陈兴博的身份转变为CEO后,可以通过职位将设计方案推进下去。比如坚果原本筒型的设计会导致散热不好,但现在产品没有散热孔也解决了散热问题,因为在设计之前已经考虑过产品内部风道设计走向的问题(陈兴博说自己做了十几年工业设计,见到无数硬件产品,对这方面有很深刻的理解)。

坚果的工业设计+产品研发的创始人团队模式给国内众多的创业公司提供了一种思路,不少公司也开始主动寻找设计合伙人。陈兴博说,对于很多创始人+设计师这样的初创团队而言,找到气场匹配的合伙人很重要。专业能力是一方面,性格契合也很关键,对设计师来说心理学也是必修课,这样才能在创业期与创始人各展所长,优势互补。小米也有设计合伙人,但没有坚果这么强烈(关键)。而这就是坚果不同的地方,CEO是设计出身可以带来不一样的结果,发挥couple的最大价值。

就在坚果发布会召开前的一个月,2016年3月,坚果品牌的拥有者深圳火乐科技完成6亿元的C轮融资。回顾坚果的成长路径,设计显然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。这对挣扎在产能过剩,转型升级困境之中的中国制造业或可借鉴。在这个拼颜值的年代,一个缺乏鲜明品牌风格,无法展现企业灵魂的产品,是注定要被时代和消费者所抛弃的。失去了创新的苹果正在变得平凡,这种变化已经在股价中得到验证。作为消费者的我们,也厌倦了各种千篇一律的苹果范儿,IT产品是时候来一场设计革命了。从设计出发,重新寻找或者塑造企业和品牌的灵魂或是IT制造业转型升级出路。

如果您公司也正处在一个转型升级的阶段,我们10的N次方设计提供六种合作方式:1.项目委托设计 2.项目委托设计+提成 3.年度战略合作 4.项目孵化 5.项目投资 6.设计入股,可以助您一臂之力!

2017-11-10T13:02:44+00:00 By |Tags: |